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宁波华美医院晚上能做人流吗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13:06:42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宁波华美医院晚上能做人流吗,宁波华美医院 B超?,宁波华美妇女医院的专家哪个擅闯妇科病,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咨询方式,堕胎去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多少钱,宁波华美医院专科人流,宁波华美医院有电话

资料图。

  跑步,在当下的中国已经成为一种时尚与潮流。

  短短数年之间,马拉松在中国大地上遍地开花。在春秋季的周末里,每天都有数场甚至数十场马拉松同时举办。

  狂欢之下,替跑、猝死之类新闻不时见诸媒体。“马拉松太多了”、“不安全”、“马拉松是一场商业骗局”、“马拉松是中产阶级的广场舞”的吐槽也遍布朋友圈。

  本文作者从2009年开始跑步,2010年第一次走上马拉松赛道,至今已经完成了三十多场马拉松赛事。

  跑步七年间,他恰好经历了马拉松运动在中国从冷冷清清的小众项目发展到全民狂欢的大众参与项目的全过程。

  在普通百姓眼中,这疯狂的跑马,究竟代表着什么精神力量。

  一、马拉松的疯狂跃进

  大约自2010年始,内地的马拉松赛开始趋热,以近乎每年倍增的速度在增长。

  中国田径协会的数据显示,2010年,在中国田协注册的与马拉松相关的路跑赛事只有13场,2011年翻了近一倍,增长到22场。

  此后犹如脱缰野马,一路狂奔,至2016年,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328,今年则预计将超过五百场。短短八年,增长了四十倍。

  注意!一年328场马拉松只是在中国田协注册的。自两年前的2015年,中国田协将马拉松赛事由审批制改为注册制之后,大量民间商业机构也不甘寂寞,纷纷举办与马拉松有关的路跑赛事。

  这些数量庞大的“野马”究竟有多少,目前还没有权威的统计,以我的估算,很可能是“官马”的两至三倍。

  以我身处的南京而言,如果没有记错,两年前南京甚至还没有一场正式的马拉松赛。但现在每年有多少场呢?至少有7场之多。有些在田协备过案,有些则是不折不扣的私生子。

  有趣的是,虽然马拉松遍地开花,但北京、上海、杭州等热门城市的赛事却仍是“一票难求”。

  2010年我第一次报名上海马拉松赛时,参赛名额几乎可以说是唾手可得。报名启动之后数天,仍然可以不急不忙地去排队领取报名表。但此后,风声一年紧过一年。

  三年前,我准备第三次跑“上马”时,报名启动当天,我已是如临大敌,发动了五六个亲友帮忙刷网页,从上午九点折腾到下午一点,才侥幸抢到了一个名额。

  马拉松的火爆,不仅反映在赛事数量上,也表现在跑步相关产品市场的渐趋壮大方面。

  据说,因跑步而新生的消费市场有千亿之巨,蛋糕庞大,且正处于爆发前夜。我本人也感受到了这种暗流涌动:最近两年里,我认识的跑友中,至少已经有三个人辞职,去创业了。

  他们或者做跑步培训,或者做赛事服务,或者做体育短视频、手机应用软件开发等等。

  我本人因为爱好阅读,也意外发现,在我七年前跑步之初,图书市场上可供阅读的跑步类书籍大概也就不到二十种。

  但最近三年里,几乎每年都会新增至少25种跑书,整个图书市场的“跑书”已不下百种。

  马拉松赛场上穿着古装的跑者。 孙湛 澎湃资料图

  二、“富了,压力大了,疯了”

  一般认为,当一个国家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的时候,国民对健康、休闲、娱乐的需求会飞速上涨,进入体育消费的黄金周期,许多城市也会顺势而为,开始热衷于举办马拉松一类的路跑赛事。这在欧美被称为“马拉松赛事现象”。

  中国的情况也不例外。2011年中国人均GDP首次跨过5000美元门槛,这一年各地举办马拉松赛的热情也开始显著升温。

  此后的几年里,随着中国人均GDP的步步向上,马拉松赛也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走向寻常百姓家。目前中国的人均GDP已超过8000美元,从宽泛的意义来理解,自然是“人民富了”。

  稍作观察即可发现,在当下中国那些热衷于跑马、登山、健身者,往往是职业体面、收入稳定、讲究生活品质的所谓中产阶层。

  长跑,尤其是马拉松因其单调和枯燥,带有一种苦修的意味而自然成为中产阶级的首选。

  毋庸讳言的是,房价、教育、医疗等问题带来的无形压力实在太大,日积月累的焦虑,压抑在潜意识里,最终激活了自我求生的本能。

  他们每天清晨穿上跑鞋的时候,也许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跑,在缓解压力和营造快感方面,跑步甚至比性爱更有效果。

  当然,上述“人民富了,压力大了”只能解释为什么中国的马拉松会多起来,但却不一定能回答为什么中国的马拉松会增长得这么迅猛,甚至于在跑者中间流传起了“马拉松太多,跑者不够用了”的笑谈。

  以我的观察,马拉松在中国增长如此迅猛,关键奥秘在地方。

  举办一场马拉松赛的好处显而易见。抽象一点说,借由马拉松赛的宣传、转播,可以推介城市形象,塑造城市品牌,提高全民体育热情。

  从现实的收益看,马拉松赛事周期短,投入产出性价比高,数万跑者集中于一座城市,吃住游行都会强劲拉动当地旅游消费。

  以我跑马的经验看,虽然表面看起来举办一场马拉松赛有诸多好处,参与人数、经济收益等等这些数据都十分漂亮,但仔细辨析统计口径,挤掉水分,其实干货并不多,大多数马拉松赛是赔本赚吆喝。

  举办一场马拉松赛除了广告、赞助、运营这些明面上的花费,还涉及到难以估算的安保、交通、医疗、媒体等公共资源。

  本地究竟有没有举办一场马拉松的必要?会不会造成公共资源浪费呢?类似这样的追问也自然付之阙如。

  跑者眼中的中国马拉松:我们富了 赛事疯了

  三、马拉松太多了吗?一点都不多

  每隔一段时间,诸如《中国式马拉松骗局,商业驱动下的蒙骗与狂欢》、《马拉松——当今中国比国足还无耻的体育骗局》这样标题惊悚的文章就会在朋友圈火一遍。

  许多人也因此而得出了两个结论:中国的马拉松太多了;普通人跑马拉松有巨大的风险。

  中国的马拉松真的太多了吗?我认为不仅不多,而且太少。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随着经济越趋发达,马拉松赛事也会增多。放眼世界,纽约、柏林、波士顿、东京、伦敦、雅典等国际大都市都有自己的品牌马拉松赛事,吸引世界各地的跑者蜂拥而至。

  以美国为例,每年有超过一千场马拉松赛事,如果算上半马、超马及其他各种路跑赛事,则差不多有五万场。

  至于“普通人跑马拉松有巨大的风险”,这是一句正确的废话。马拉松危险吗?既安全也危险。

  虽然目前尚无权威数据统计,但我查阅了2004年到2016年的公开报道,全国大概发生了20起马拉松猝死事件。

  马拉松是一项极限运动,也可能是门槛最低的极限运动。对普通人来说,如果下定决心要去跑一场马拉松,需要解决的困惑并不是跑马拉松有无风险,而是如何降低风险。

  我在跑道上亲眼见过几乎毫无跑步基础,仅仅是临时起意,就穿着牛仔裤去跑马的大学生。这种不尊重自己生命健康的打酱油行为最易引发风险。

  在具体的赛事选择上,应优先选择举办时间久、运作成熟的赛事。那些偏远小城市——尤其是冠以“首届”之名——举办的马拉松赛,在赛会组织、后勤保障、安全急救等方面往往欠缺经验,一旦遇到突发情况,难以及时有效应对。

  四、放弃大而全,专注美而精

  毋庸讳言的是,当下中国的马拉松赛存在着发展速度太快、品牌定位模糊、运营粗犷等问题。

  一场马拉松42.195公里,其赛道大部分都处于荒无人烟的郊外,再加上喷雾降温装置、饮水点设置、饮料食品摆放、导示牌设置、氛围营造、流动厕所等等细节上考虑不周,最后很难说倾全城之力举办的马拉松赛究竟是提升了城市的美誉度,还是增加了跑友的腹诽。

  比如,今年还没过半,我就发现至少已经有10个城市借参赛者之口宣称自己拥有“最美”的马拉松赛道了。

  实情如何?以我和身边跑友跑过的一些所谓“最美”来讲,只能说是希望赛事主办方多一点真诚,少一点套路。

  再比如,很多二三线城市举办的马拉松赛颇有卖羊头挂狗肉之嫌,为了凑参赛人数,甚至组织当地的中小学生来跑迷你跑、健身跑。

  这其中,我特别感到遗憾的一点是,许多赛事会“无原则”地邀请来自肯尼亚、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度的选手参赛。

  虽说体育无国界,但扎根本土也无可厚非。从激励本土跑者的角度而言,赛事主办方完全有必要在奖项设置、选手资格等方面做出适当区分。

  当然,坦率地说,在我看来,相比于最近几年马拉松在中国取得的成绩,这些不足都是微不足道的。也许大浪淘沙之后,那些跟风举办马拉松赛城市,会放弃大而全的思路,致力于小而精、美而专,最终找到自己的特色。

  比如,在举办赛事时可以另辟蹊径,不要一窝蜂地都去办马拉松,而是考虑举办一些如女子、越野、超马等独具特色的路跑赛事。

  对于很多跑者来说,中国的马拉松已经遍地皆是,但像超马、越野跑这样的赛事仍方兴未艾。

  假如有一天,中国的每一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品牌赛事,跑者出门跑一场比赛,就像去小吃店买一份早点一样方便,那也许就是中国真正实现了全民体育的那一天。(澎湃新闻)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宁波华美妇女医院无痛可视人流多少钱